首顶导航下面广告
首顶导航下面广告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知识 > 常识 >

数十株野生千年古茶树 60年被埋没深山

2019-07-12 11:25


数十株野生千年古茶树 60年被埋没深山

  “我”这里,距离四川省成都市城中心闹市区大约80公里。

 

  “天生我材”没人用“毛遂自荐”露回脸

 

  众所周知,闻名世界的云南普洱茶,在当年闻名之前作为“千年古茶树”的“我”以古茶文化卖点攻取市场功不可没。是“我”,给当地经济发展带来了神秘的力量和数百亿元的经济效益。而在“我”们古茶树之中,就数“大红袍母树”的地位更高,福建武夷山市政府曾向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为“大红袍母株”投保一亿元人民币的保险。而同为千年古树枇杷茶的“我”们,就因为生长在“成都李家岩水库的深山之中”却被世人忘记了。

数十株野生千年古茶树 60年被埋没深山

  有些茶农把“我”这“成都崇州枇杷茶古茶树”的嫩芽采摘后,送到有2000年茶叶历史的“中国茶叶圣山”之称的蒙顶山,请有30多年的手工茶制茶经验的老茶师用手工制茶,结果因“我”的天然果胶含量特别高,芽叶粘在手上扯不开,气得大师说:“这是什么茶?哪能做茶,不如拿去做胶水”!

  有媒体报道,在中国有三株“最值钱的古茶树”,它就是云南凤庆县3200年龄的古茶树,和云南普洱2700年的千家寨野生古茶树。还有一株,就是福建的“大红袍母树”。如果近期内没有新的古茶树被发现,那么很可能全中国的“第四株”、“第五株”、“第六株”千年古茶树就将诞生在“我”这里了——四川成都李家岩水库的深山之中。

数十株野生千年古茶树 60年被埋没深山

  “我”是成都崇州枇杷茶古茶树,“我”具有发芽早、芽叶肥厚、叶长,发枝能力强、天然营养丰富、香高、味浓、耐冲泡等特点。同时,“我”还有不一般的价值功能。

 

 

  “我”这里,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着一项国家重点工程,就是为成都市1500多万居民提供饮用水、总库容达3.02亿立方米水的“李家岩水库”。然而,就在这水库蓄水尾部的大山半腰处,有很多不为外地人或部分本地人所知的“天生摇钱树”,它就是“我”——“千年古树枇杷茶”。

 

  作为千年古茶树,“我”也是有历史记载的呀!唐朝薛能《蜀州送使君寄鸟觜茶因以赠答八韵》:“鸟觜撷浑牙,精灵胜镆铘。”唐朝郑谷《峡中尝茶》诗:“吴僧漫说鸦山好,蜀叟休夸鸟觜香。”宋朝梅尧臣《志来上人寄示酴醿花并压砖茶有感》诗:“又置新茶采雨前,鸟觜压砖云色弄”。“鸟觜”茶名,因泡开的茶叶形状象小鸟张开的嘴而得名。历史上的“五代”毛文锡的《茶谱》中记载的:蜀州其横源、味江盛产“鸟觜”、“雀舌”盖取其嫩芽所造,以其芽似之也,皆散茶之最也。书中记载的蜀州横源,就是现在位于成都市崇州境内的怀远镇,味江就是现在位于成都市崇州境内的街子镇。据说从唐宋到清朝一直为贡品,又称“龙门贡茶”,这就是历史对“我”的的记载。

  “我”是千年古茶树,“我”不是鸡肋。

 

 

 

  图为:千年枇杷茶被农业部列为“农产品地理标志保护产品”(来源百度)右为古茶树。

  “我”是古茶树,“我”等待开发!

  “我”是成都崇庆千年古树枇杷茶。1965年“我”被评为中国21个优良茶树品种之一,1984年被四川省茶树品种审定委员会认定为四川省五大地方良种茶树之一。由于数量相当稀少,它的珍稀主要是“唯崇州独有,移走即枯,只能生长在这海拔800米-1200米鸡冠山上”。在各级部门的大力支持与鼓励下,“我”还以崇庆枇杷茶“枇杷仙茗”的产品名称在成都市第二届“甘露杯”茶节、四川省第三届“甘露杯”茶节活动中荣获省、市“优质名茶”称号。2009年5月27日,“我”被农业部列为农产品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制茶大师这一句生气的话,表明了“我”与其它茶树不一样,这更加激荡人们的好奇心。有人把“我”的芽叶送到一家为名茶做代工的茶加工厂要求制茶。工厂大师问:叶子这么长,是不是茶树芽叶啊?听到解释后,这位大师退却了,不敢做“我”这个茶,怕做坏了无法赔偿损失。这时,一位30多岁的年轻制茶大师站出来,看了看芽叶说:“我来做,我试试给你制成红茶,黄茶,应该是好茶,上等好茶!”就这样,年轻人打破常规工艺,他把“我”制成红茶和黄茶。制成茶叶后,茶叶很长,让人奇异不止(见下图:崇州枇杷茶黄茶与普通黄茶的比较)。此茶泡汤,微黄、清透、醇香,品者喝后,人人叫好。

  图为:位于成都李家岩水库大山沟名叫“铁索村”的半山之上的古茶树。

  同为古茶树,“我”被遗忘了!

  如今,全国闻名的成都1500万居民饮用水的“李家岩水库”正在这里修建,5年内将建成并蓄水3亿多立方米。蓄水后,水库两边的大山是种植生态有机茶叶的绝佳环境。面积,约有10万亩以上。而在当前国家大力振兴乡村经济之时,“我”作为“千年古树枇杷茶”,要为“振兴乡村经济”作出贡献,要为当地大山之中的茶农而急呼:开发我吧,我是千年古茶树!

 

  从钟渭基教授发现“我”们生长在成都崇州的“千年枇杷古茶树”60年来,当时茶农对“我们”兴志很强。当时钟教授对茶农们说“保护好这些古茶树,这可是宝贝呀!”由此,附近村镇茶农受到鼓励种植茶园面积共有3000多亩,生产产量可达100多吨。然而,蚂蚱再会飞,也仅仅是个蚂蚱,它的力量只有那么大。茶农茶园种植了,没有制茶工厂。想修工厂又没投资,至今无人牵头打理。前些年茶农手上茶叶25元一斤都卖不出去。茶农把“我”这些千年古茶树折腾来折腾去,没有作出什么结果。现在茶园少有人管理,谁家种茶谁家愁。小商贩只得从外地进茶假冒“我”这“千年古树枇杷茶”的名进行销售。于是,“我”便成了茶农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据悉,“我”们这些千年古茶树,是中国茶叶育种研究院教授钟渭基先生早在1958年就发现了。因为茶树叶大而肥,钟教授和研究它的专家团们给“我们”取名叫“枇杷茶”。而发现茶树的钟渭基教授,也被当地的人们称赞为“枇杷茶之父”。但是,从钟渭基教授发现“我们”到2018年巳经整整60年了,“我”这些“千年古茶树”仍然待字闺中人未识。

  有一位东北的女品茶大师很细心,她查证了网络有关红茶和黄茶的检测,对这个枇杷茶茶农说:“红茶和黄茶含有茶黄素,对人类健康特别有帮助,网络公开的100克红茶的茶黄素含量为0.17%,深圳曾有款茶叶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100克红茶的茶黄素含量达2.6%,而这款茶叶可能不一般”。她要了茶叶亲自去考证。

 

  国家茶树专家预测,“我”们中有一株古茶树树年龄在1400年左右,有20余株在600-1300年左右,有约200株在100-600年左右。“我”们这里的枇杷茶古茶树阵容还真的不小。

 

 

  有成都崇州茶农把“我”千年古树枇杷茶送出检验,遗撼的是检测不全,只看出千年古树枇杷茶的天然果胶含量是其它茶叶的5倍以上。“我”们期待有关部门出面,把“我”送到先进的工厂,用上好的工艺,把“我”千年古树枇杷茶制成“红茶”和“黄茶”,对“我”这“千年古树枇杷茶”进行一次全面的“茶叶营养元素”检测,拿出一份标准可靠的数据报告。“我”相信“我”含有的“茶黄素”不会比其它红茶和黄茶的“茶黄素”含量低。《百度百科》有记载,“茶黄素”是第一次从茶叶中找到具有确切药理作用的化合物。经过临床试验,验证了“茶黄素”具有调节血脂、预防心血管疾病的功效,而且无毒副作用。这份研究报告已在国际权威医学杂志JAMA上发表。被誉为茶叶中“软黄金”美誉。“茶黄素”有降血脂的独特功能,“茶黄素”不但能与肠道里的胆固醇结合减少食物里胆固醇的吸收,还能抑制人体自身的胆固醇合成。因为“茶黄素”在茶叶中含量极低,提取的成本异常昂贵。而且只有红茶和黄茶中才有。据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7年1月1日出版《茶黄素的功效》一书对“茶黄素的新用途及其对人体疾病的独到的预防和治疗功能”的科普(图书编号2144888),对“茶黄素”的功用有更详细的研究。

  在“振兴乡村经济”的大时代,作为野生千年古茶树的“我”,也主动地从深山之间站出来喊喊话了。“我”不想错过发展的机会,“我”期待为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我”期待有胆有识的人来把“我”盘活——“我”,就是这里的“千年古茶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