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普洱市西盟佤族岳宋乡,茶农手里捧着新鲜的" />
首顶导航下面广告
首顶导航下面广告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

莞客云南收茶路

2019-06-14 10:55


  <p>    云南普洱市西盟佤族岳宋乡,茶农手里捧着新鲜的茶叶。产量有限的“明前头春”成为东莞茶客竞相追捧的对象。 南都记者 梁清 摄</p> 云南普洱市西盟佤族岳宋乡,茶农手里捧着新鲜的茶叶。产量有限的“明前头春”成为东莞茶客竞相追捧的对象。 南都记者 梁清 摄

  每年3月中旬至4月初,是云南普洱茶第一拨春茶集中采摘的时段。作为新茶中质量最为上乘的品类,“明前头春”①历来在茶人心目中有着极高的地位,远胜于夏季采摘的“雨水茶”②和秋季采摘的“谷花茶”③。在经历了2008年以来的市场低谷后,春茶价格逐年上扬。进入2013年,名山古树春茶更是到了炙手可热的地步。驾广东牌照越野车,操广式普通话,拎成捆现金……这段时间,在西双版纳的山乡僻野总能看到这一群人,他们行踪飘忽,目标却高度一致,那就是高价抢收名山古树“明前头春”毛茶。其中,来自东莞的茶客至少有两三千人。南都记者跟随着他们的足迹,深入云南普洱茶主产区,探访春茶市场走势。

  险峻收茶路

  “普洱茶喝的是一种圈子文化。来自不同山头、古树的茶,口感、香气千差万别,需要引路人指点,才能慢慢上道。”

  “下大雨了!今年的明前春茶终于可以宣告收官了。”4月初的一天深夜,云南勐海县城雷声隆隆,雨势如泼。东莞茶叶行业协会秘书长高飞望着酒店窗外密集的雨帘,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布了这样一句话。一个多小时前,他刚刚同大朗茶商刘新法驱车从布朗山曼新龙旧寨赶回来。途遇大雨,车轮在崎岖的泥路频频打滑,两个人还在为能否顺利下山而犯愁。

  不过对于刘新法来说,收茶途中遇险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2009年春季一个雨天,他和搭档载着从老班章收购的500多公斤春茶下山,皮卡车险些从泥泞的坡道滑下悬崖,所幸路边的一棵大树救了二人性命。脑海中每次闪过这惊险一幕,刘新法都心有余悸。

  “普洱茶喝的是一种圈子文化。来自不同山头、古树的茶,口感、香气千差万别,需要引路人指点,才能慢慢上道。”从喝茶、藏茶,再到卖茶,每个东莞茶商都有着相似的经历,刘新法也不例外。他早年在大朗开毛织厂,受圈子中朋友的影响,1996年起开始涉足普洱茶生意,手中囤货一度达到300多吨。刘新法承认自己是“陷”进去了,后来干脆关了毛织厂,一头扎进西双版纳的莽莽群山中,成了一名职业茶商。

  较之于2007年之前东莞大批茶商不分品级盲目囤货的疯狂,经历了市场严冬洗礼之后,大家开始有了相对清晰的市场定位。去年东莞秋季茶博会上,诞生或起步于东莞本土的“岁月知味”、“斗记”、“致正”、“云海之滇”等十多个品牌集体亮相,或主打著名茶区的古树纯料④,或以私藏级小众品种为卖点,普遍追求品质与来源的纯正,与一些面向大众消费群的“大品牌”拉开了显著差距。

  刹不住车的老班章

  “老班章是普洱茶市场的风向标,今年已经涨到了4000元/公斤,创下了新茶的历史纪录。这个价我没敢派人过去收,性价比实在太低了。”

  2006年,刘新法与合伙人陈海标创立“斗记”品牌,主打精品路线。他先后投巨资在南糯山、攸乐山、班章、那卡等古茶山设立13个初制所,“自行采制原料,这样可以从源头上确保古树纯料的纯净。”

  半个多月前,刘新法载着高飞从东莞来到西双版纳州府所在地景洪市。他们计划在此地停留两个月,收购各个著名茶区的春茶,“明前头春”则是抢收的首要目标。

  尽管来云南之前早有心理准备,但各个寨子报出的春茶价格仍令刘新法吃惊,尤以普洱“茶王”老班章为甚。“老班章是普洱茶市场的风向标,今年已经涨到了4000元/公斤,创下了新茶的历史纪录。这个价我没敢派人过去收,性价比实在太低了。”

  刘新法回忆,2004年,老班章毛茶才30元/公斤,2005年涨到100多元/公斤,2007年变成了160元/公斤,2008年一下子跃升到400元/公斤,2009年是650元/公斤。2010年之后,老班章的涨势几乎刹不住车,从1000元/公斤、1800元/公斤到去年的2800元/公斤,每年的涨幅都在50%上下。

  “去年派了8个人、两部车到老班章寨子收茶,当时鲜叶价格已经飙升至1000元/公斤。做成成品后,一饼茶光是成本都要2500元左右,现在这个行情你让我怎么定价?”因此,他今年没有去老班章凑热闹,而是把目标转向价格相对便宜的易武茶区。

  广东客瓜分“头春”

  “2009年前后,不少广东茶商开始转向古树纯料小众市场,一定程度上推高了著名茶区春茶的价格。”

  “越是涨价追的人越多,像勐海著名山头的古树纯料每年就那么一点,再不收就没了。”在高飞看来,即使老班章、贺开、刮风寨等著名茶区春茶价格屡创新高,也无法阻挡近乎狂热的广东客。抢收“明前头春”古树纯料的主要是面向玩家群体的小众品牌,每个山头收购几十上百公斤,压饼后在圈子内部就消化完了。此外,春季前来著名茶区“朝圣”的茶客也有着不容小觑的购买力,他们多数是受茶商邀请,也有自行前来找茶的“独行侠”,“难得来一趟向往已久的山头,买一两公斤古树纯料回去自己喝的肯定有,加起来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高飞估计,近期在西双版纳各个茶区活动的东莞茶客至少有两三千人。

  即使老班章、贺开、刮风寨等著名茶区春茶价格屡创新高,也无法阻挡近乎狂热的广东客。抢收“明前头春”古树纯料的主要是面向玩家群体的小众品牌,每个山头收购几十上百公斤,压饼后在圈子内部就消化完了。

  “2009年前后,不少广东茶商开始转向古树纯料小众市场,一定程度上推高了著名茶区春茶的价格。”高飞表示,近两年来,部分名山古树的“头春”价涨幅已达100%,远远超过台地茶15%至30%的涨幅。尽管如此,依托各自圈子内的“玩家”,广东客根本不用为产品的销路犯愁。而云南本地年产量在500吨至3000吨的大型茶厂,因资金所限,对名山古树“头春”的掌控能力日益削弱,大量毛茶需要从思茅、临沧等地收购进行拼配。2008年以后,西双版纳著名茶区的古树“头春”几乎被广东客瓜分殆尽,广东客也由此成为左右普洱茶市场走势的一支重要力量。

  蹲点抢收春茶

  “现在正是收购高品质春茶的关键阶段,分分钟都不能打瞌睡。”

  地处景洪市中心的景兰茶城为一组风格鲜明的傣族建筑,汇集了近百家知名茶厂、茶商的形象店及批发零售店。3月18日,东莞“岁月知味”设在这里的办事处刚刚开业。

  “现在正是收购高品质春茶的关键阶段,分分钟都不能打瞌睡。”从十多天前开始采摘第一拨明前茶开始,“岁月知味”总监郭浩洋每天都安排七八位员工到易武的寨子里收新茶,他除了在店里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外,一有时间就往山上跑。郭浩洋十分清楚,只有抓住源头才能保证茶料的纯净,产品才能卖上好价钱。

  今年55岁的郭浩洋是汕头人,在东莞做普洱茶生意多年。2005年,“岁月知味”品牌在东莞创立,定位于讲求品质的高端小众群体,主打易武茶区的刮风寨、麻黑、落水洞、曼撒、高山寨、弯弓及茶王树等小茶区纯料茶。郭浩洋每年春秋两季都在西双版纳蹲点,指导员工到易武各个寨子收茶、压饼。

  “我开始是抱着玩茶的心态入行,没想到结果被茶玩了。”郭浩洋笑称。2007年,普洱茶市场出现剧烈波动,易武茶区大量秋茶无人去收,“岁月知味”也面临空前的资金压力。但他意识到这一轮危机中潜藏的商机,开始大量低价吃进易武茶区的古树纯料,“最痛苦是2007年至去年这段时间,成品茶价格太低舍不得卖,反而让我因祸得福,囤下了400多吨好茶。”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