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顶导航下面广告
首顶导航下面广告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

陈德华:名茶的品质在于质量

2019-06-14 10:52


  “焙火十足奶油香,焙火轻燎桃蜜芳;乌头朱尾三节色,绿叶红镶着新装。条索结实蛤蟆背,叶片扭曲宝色堂;汤色清橙明又亮,气息馥郁幽兰香。七冲八泡有余味,九煮十炖色尚黄;甘爽滑顺龙颜悦,苦涩麻酸不上榜。永乐禅寺修正果,洪武赐予大红裳;半壁江山无人送,九龙窠岩君来尝。”看到这首诗您是否猜到这是哪一种茶?对,就是著名的武夷岩茶——大红袍。爱茶的人多半都想拥有它,品尝它,如果可以的话还希望能亲手制作它,大红袍不知道让这世上多少人痴迷。

  在武夷山第七届海峡两岸茶博会期间,我们专访大红袍专家陈德华,可以说是他让我们与大红袍结缘。从业界到民间陈德华都被尊称为“大红袍之父”。他对大红袍的贡献,远远超越了历史上任何一位制茶人。他从事武夷岩茶名枞品种的研究长达四十余载,尤其对大红袍的剪枝繁育与制作技艺做出了决定性的杰出贡献,被评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大红袍传统工艺技能代表性传承人。

  邂逅大红袍

  1963年,陈德华从福安农校毕业,分配到武夷山茶科所工作。1964年春,福建省茶叶研究所培育室两个人带着单位介绍信,到武夷山捡去大红袍母树的枝苗。“有一个是我的同学,我们先到政府办办手续,又带他到大红袍管理单位批手续,批准以后去剪枝。当时,我想跟他去要几个枝苗,但被拒绝了,1964年我错过一个机会。”陈德华说。为此陈德华感到非常遗憾。“1949年到1985年,从来没有哪个部门或者哪个人想到把大红袍母树上剪下枝条。1979年,福建省委托,专门拨付两万五千元资金,挖掘、整理武夷山名丛,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想起把大红袍剪下来。1982年,御茶园整理完没有大红袍,当时并不在意,还是没有人想起。”那段时间,陈德华最主要的工作是整理武夷岩茶名丛和单丛。唐宋以来,武夷山的茶树品种很多,有名丛、单丛、花名之分。但大部分只见于历史记载或是茶人的记忆当中。武夷山到底有多少种茶?这些茶的品质味道如何?谁也说不清楚。这时候,陈德华动了心思,要整理武夷山的茶类。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在省科委、县有关部门及天心村和各个自然村的大力支持下,陈德华组织带领茶科所的人员走村入户,对武夷山名丛、单丛进行全面的普查、挖掘、征集、整理、保护。他们踏遍了武夷山的每一寸土地,问遍了武夷岩茶产地的所有茶厂、茶农,尤其着重访问那些上了年纪一肚子都是茶典故茶知识的老茶农、老茶僧。他们还访遍了武夷山每一座产茶的山峰、山石,对每一株陌生的茶树都详细地记录和考察,并委托茶农直接育苗。这次对名丛、单丛的普查保护工作涉及面之广、参与人数之多、规模之大都是空前的。从留穗到育苗,前后共经历了两次,征集了216个名(单)丛,由于场地有限,最后只选育了165个品种。这次普查对于武夷岩茶今后的产业化发展,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现在的御茶园标本园里,茶树郁郁葱葱,千姿百态,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当你漫步御茶园,看着如洗的碧空下明媚而青翠的茶林,不禁会遥想当年御茶园的风光,可以高吟一曲“莫说昨日风光好,试看今朝盛景荣。”从科研的角度来看,陈德华建立的御茶园标本园,保存了武夷茶区少有的茶树品种资源,堪称武夷岩茶的基因库。从生产的角度来讲,御茶园标本园每年生产的茶叶都能带来不错的经济效益。御茶园的重建,得到国内外茶界学者的广泛认可,无形中也给武夷山茶文化提供了实物佐证,丰富了武夷山茶文化的内容。2008年,御茶园被福建省农业厅列为保护对象。

  1985年,福建茶叶研究所成立40周年庆典,邀请陈德华参加。当时陈德华已经回到镇政府上班,以茶科所老所长的身份参加庆典。那时候,御茶园里面有100多种名丛,就是没有大红袍,总感觉缺少点什么,虽然已经离开茶叶研究所,但还是趁机向福建茶科所要了5颗茶苗,种在了御茶园的名丛观察园。“1964年,错过了一次机会,1985年的机会抓住了。没有现成的茶苗也不会做成。庆幸的是办成了。”陈德华说。虽然已经过去40多年,但陈德华想到这一切,依旧感慨万千。如今,武夷山不管是有多少亩大红袍,都是从这五棵茶苗发展起来的。

  为拼配茶“正名”

  “拼配茶”,一个在业界引起争议的名词,通过陈德华为它“正名”。1985年,陈德华在任茶科所所长的时候,凭借对大红袍品质的准确把握,组织科研组,用肉桂、水仙等优质武夷岩茶和纯种大红袍拼配出来的“大红袍”,香气、汤色、口感俱佳,岩韵感极强,很快就得到消费者的认可。1985年9月,第一份商品大红袍上市,15克烟盒式包装的大红袍就这样诞生了。1991年,陈德华继续推出第二款大红袍,并邀请业界专家陈椽题字。退休以后,陈德华开始研究大红袍茶砖、茶饼,1997年首家推出,只在业内流通,不对市场销售。

  大红袍制作工艺独特在按照茶性做茶。陈德华说,武夷岩茶制作工艺大同小异,都差不多。但大红袍这个品种有点个性,做茶时,前8至10个钟头肯定按照传统工艺,后期焙火这道工序,要按照茶性去做,不能千篇一律,这点尤为重要。

  如今市场是产量销量逐渐上升,怎样选择好的大红袍呢?陈德华说,现在市场上的大红袍基本是拼配为主。那么纯种大红袍什么味道?据1941年记载,需要在5月17日采茶,现在要考虑暖冬等气候变化,采茶时间基本上和以前吻合。再说大红袍是什么味道,应该是一种淡淡的桂花味。现在市场上拼配的大红袍,口感就变得不一样了。拼配不等于不好。陈德华的第一泡商品大红袍1985年9月份上市,虽然不是真正的大红袍,却被市场广泛认可。陈德华认为,以后那种纯的大红袍会慢慢出来,但现在还是以拼配大红袍为主。

  现在纯的大红袍数量和茶园面积无法统计,谈不上出口。即使是从香港买回来的大红袍,那也是拼配的。本地90%以上的大红袍都是商品,目前条件都是这样的。如果说武夷岩茶水仙、肉桂什么的,大家都不知道,但一说大红袍大家都知道,知名度高,大红袍只是武夷岩茶中的一种。其实,按照辈分来排,大红袍是孙子辈的,武夷岩茶有水仙、肉桂、菜茶等,大红袍又从菜茶中分出来的,菜茶名种一两千个,量都是很少的。后来,专心做几十个名丛,慢慢削减到五大名丛,大红袍、水金龟、半天夭、白鸡冠、铁罗汉。后来,再称呼就是以大红袍为代表的武夷岩茶,传说许多许多。全国各地名茶都有历史典故,大红袍也有很多传说。

  心系大红袍技艺的传承

  当谈到大红袍制茶技艺传承时,陈德华有些担心大红袍制茶技艺“后继无人”。在武夷山,从事茶叶生产制作的人口约有4万,其中,栽种制作“大红袍”的只占到百分之六左右,不到3000人。大红袍传统制作技艺的传承,需要长年累月经验的积累和几十年如一日的恒心,年轻人大都不愿尝试。“虽然说制茶可以走科技兴茶的产业化路线,可是还是需要一线的制茶工人。”陈德华强调说。

  “现在传统大红袍的一线制茶工人多在60岁上下,面临着断代的危险,这也是大红袍制作技艺能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原因之一。”陈德华说,传统的茶文化包含了制茶人与冲制者厚积薄发的功力,但是要传承下去,还需要更多的人一起下“工夫”。陈德华说,他对于武夷山大红袍的那些贡献只是一个开创历史的序言,大红袍的美丽传说还需世代传承延续下去。

  当我们问到大红袍独特之处在哪里时,他说,首先,因为在武夷岩茶中没有哪一种茶有大红袍如此多的传说,这些传说加深了大红袍的文化韵味。其二,大红袍有其独特的品质,9泡留有余香,口感独特,品味绝伦。其三,大红袍的发芽期迟,是最迟的一种茶,使得茶农可以调节生产期,专心研制大红袍。

  一种好茶与人类结缘,需要有心的人,在特定的空间,花大量的时间去探索,方能与世人相见,大红袍亦如此。我们感谢陈德华先生,感谢他的努力,他的坚持,他的用心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