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顶导航下面广告
首顶导航下面广告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

福建采茶青岛卖茶 只需3天3夜

2019-06-14 10:49


  

  

  

  

  

  “爸,你做的暑茶要赶紧,我这边铁观音快卖光了。”8月14日,21岁的简月妹在沧口茶叶市场的简氏茶叶店里给爸爸打起了电话。自从3年前在青岛开店,简月妹就一直卖着自家产的茶叶。这些茶叶都是采自福建老家50亩的茶园里,是简月妹的父亲简顺彪和母亲简秀媚在老家亲手制作的。做好的茶叶直接从福建发货到青岛,销售给青岛市民。简氏茶叶的生产销售模式是众多南方茶商经营的一个缩影,在青岛市民饮用的茶叶中,超过七成的茶叶是南方茶,而福建茶占据了青岛茶叶市场份额的四成以上。8月下旬,记者跟着简月妹一起回到了她的福建老家漳州市南靖县长教区坎下村,全程记录铁观音的“进青路”,从采摘到加工再到运输到青岛出售,整个过程只需要3天3夜。

  到福建老家赶路得一天

  8月24日上午7点半,记者同简月妹一起来到青岛机场,开始了探访南方茶进青的第一步。因简月妹的家乡在福建省漳州市南靖县的一个乡村里,飞机无法直达,只能先到厦门,再乘坐长途车到达简月妹的家乡。尽管简月妹告诉记者需要整整1天的时间,但路途的艰辛还是让记者有些后怕。

  航班于当天上午11时到达了厦门,刚一出机场,简月妹匆匆带记者打上了出租车,中午12时赶到了厦门市长途汽车站。由于当天赶往简月妹所在的漳州市南靖县长教区坎下村的最后一班长途车是12时10分,连饭也没有吃,又匆匆坐上了这班长途车。下午5时,天色刚开始发暗时,长途车终于到达了坎下村外的盘山路上。站在盘山路上看坎下村,坎下村的位置正好是群山环绕之间的 “缝隙”里,面积不大,一条小河正好从坎下村穿村而过。

  初中毕业就到青岛卖茶

  长途车停下时,记者见到了简月妹的父亲简顺彪。44岁的简顺彪是个沉默的汉子,身高不到1.70米。看到女儿和记者下车后,简顺彪掐灭了手里的烟,上前接下了行李。穿过一段水泥路和坎下村的土路,来到了简月妹的家。简月妹的家就在山脚下,是按照当地的风格建起的一个二层小楼,一楼是生产区,包括冷库和制茶区,二楼则是居住区。

  见到女儿,简秀媚的话多了起来,给记者讲起了简月妹的故事。“她初中毕业就出去闯了,让她念书也不念,她是想姐姐已经读大学了,她就不读书了,给家里省点钱。她在青岛开茶叶店才18岁,也没和我们商量过。我们只能支持她了,她要茶我们就给她发过去好了。”

  50亩茶园父母全照看

  第二天清晨,简顺彪开始制作简月妹要带回青岛的暑茶。简顺彪的茶园就在他家旁边的山上,“我们家一共有50亩茶园,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只有3亩多。”简顺彪摸了一下茶叶片,由于早晨的雾气太重,茶叶上都沾满了水,还不能采摘,只能等到中午雾气散去后再采摘。到了中午12点,没顾上吃午饭,简顺彪又再次爬上了山,雾气散尽,茶叶上的水也都蒸发掉了。简顺彪雇来了一对采茶夫妇,“他们是专门采茶的,我们按斤收,一亩茶园可以出6000斤左右的茶叶。”

  3分钟后,简顺彪夫妇和简月妹一起把晾好的茶叶放进了一个长约2.5米的圆筒形竹编内。竹编放满后,简顺彪扣上了竹编盖,启动了机器,竹编翻滚了起来。“这个步骤叫翻青,通过翻滚,进一步滤去茶叶的水分。”5分钟后,简顺彪打开了竹编,竹编内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茶香味。把茶叶均匀地放到了竹笸箩里,再把竹笸箩放到铁制的支架上,直到支架上放了10多个盛满茶叶的竹笸箩后,简顺彪把竹笸箩推进了左边的冷库里。“这里的两个冷库,左边是降温用,温度在17℃左右,右边的用来抽湿。”简顺彪告诉记者,刚刚翻完青的茶叶温度过高,要给茶叶降温。大概半小时后,简顺彪又把降好温的茶叶取了出来,再次重复翻青的步骤,再次翻青完的茶叶这次推进了右边的冷库,开始抽湿。这是制作茶叶的第六步。除湿需要一整晚的时间,为了去掉茶叶里的苦味,保留茶香味。除湿的时间长短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茶叶浸泡的口感。把所有采摘的新鲜茶叶都推进除湿室,已经是晚上7点。

  制茶到卖茶只需3天

  第三天早晨6点,除湿一晚的茶叶开始炒青。炒青用的是一口类似糖炒栗子的搅拌锅,锅底烧的是松木。简顺彪告诉记者,炒青的过程是非常关键的,炒青时间过长,茶叶会带糊味,炒青时间过短,茶香味会很淡,所以炒青决定了茶叶的品质,也决定了茶叶的价格。炒青过后,依次是甩青、蹂青、烘焙。甩青是让茶叶分离,不会出现两片茶叶粘在一起的情况;蹂青则是让茶叶卷起来,做出造型;烘焙则是让茶叶发酵。完成了烘焙,制作铁观音的10个步骤就全部完成了。

  当天晚上烘焙好的铁观音已经可以包装了,简顺彪把茶叶装进了包装袋内,把茶叶送到了村头专门送茶的货车上,再转到南靖镇上,用物流货车发快递运往青岛。

  普通茶叶1斤赚不到10块钱

  做完茶叶,简顺彪给记者算起了账。“每6斤鲜茶叶能做成1斤成品的铁观音,每斤的鲜茶叶价格是5元钱,6斤就是30元钱,从采茶到制茶最少也需要5个人,人工费按照1个人1块钱算,1斤的成本就得5块钱,再加上电费、快递费、摩托车的油钱,1斤茶叶的成本要在36元钱左右。”简顺彪告诉记者,茶叶从田间地头运到青岛就需要这些钱。“到了青岛还要算上店铺的租金,茶叶包装费,还有税费,1斤茶叶的成本要在40多元钱,对外的批发价格一般是50元左右。”简月妹告诉记者,1斤茶叶真正的利润赚不到10元钱。

  “我做的主要是批发生意,茶叶运到青岛后,我卖给我的零售商,他们再加价30%到100%销售,50元1斤批发的茶叶零售价要在80到100元之间。”“现在茶叶市场上卖茶的大都是有自家茶园的茶商,主要集中在福建、浙江、安徽,因为南方山区多,茶山也多,所以大家的茶都是直销进青的。如果家里没有茶厂,靠倒茶卖茶没有竞争力。”简月妹告诉记者,其实越是好茶,利润越大。以清明节期间产的春茶为例,上好的春茶产量很低,成本价上百元1斤,销售到市场上,上千元1斤也很正常。

  茶饮料用的多是茶叶末

  成本仅8元一斤 此外市场上有些南方茶还故意烤出糊味冒充崂山绿

  制茶时加上香精,增加茶叶的香味;用煤炒青代替松木减少成本,烤出糊味来冒充崂山绿;“茶饮料”中所谓的茶原料竟然是8元一斤收购来的茶叶末子……跟随简月妹的南方茶之行,也让记者接触到了南方茶行业里的一些内幕,这些内幕对于大多数喝茶的市民来说,恐怕是闻所未闻。

  制茶加香精3泡就没味

  “为了增加茶叶的香气,制茶时加上香精,这样劣质茶冲泡后,会飘出茶香味,让人距离茶碗很远就能闻到香味。即使不冲泡,仅仅是闻一下茶叶本身,也能闻到一股非常香的味道。”这些加香精的茶大都是掺在绿茶的陈茶里,把陈茶再做成新茶卖,同时,为了色泽好看,一些黑心的茶农还会在陈茶里再加上叶绿素,这样无论是色泽还是香气都会大大提升。

  简顺彪告诉记者,甄别加料茶叶的方法很简单。这种茶冲3泡就没味了,茶汤也会变成白色,而好的绿茶至少能冲7泡,颜色会渐渐变浅,而不是一下子就没颜色了,同时香气也会一直有,不会出现第1泡香气很重,第3泡就没香味的现象。而且这种茶的售价通常会很低,一般饭店购买的多,用于给顾客提供的免费茶。

  许多人认为茶叶越香越好,这是不能一概而论的。茶香来自于挥发出的特殊有机分子,正如香水一样,挥发得越快当然就越香。理想的状况是干茶几近无香,但一旦冲泡后茶香沁人,当然这样的铁观音茶是传统正味铁观音茶了。

  烤出糊味仿制“崂山绿”

  在制作茶叶的步骤中,有一个步骤是炒青,传统工艺是烧松木熏制茶叶,但由于松木每立方米的价格是300元,而煤块更便宜,很多人用煤块代替了松木来烘焙。松木燃烧的燃点低,产生的热量少,茶叶炒青过程中自然炒干;而煤块的燃点高,燃烧时的热量大,火候不宜控制,炒青时,茶叶很容易就炒大火。据制茶工艺要求,锅温必须先高后低,这样,既可减少红梗红叶,又可避免烟焦,易杀匀、杀透,从而取得符合要求的杀青叶。

  火大的茶叶喝起来有一股明显的糊味。这种糊味对于口味重的人来说,反倒感觉口感很好,但这种糊味掩盖了原本的茶香味,也影响了茶叶的营养。“青岛人喝的崂山茶有些口味比较重,带糊味,其实这大多就是南方茶。”这种情况一直都存在,甚至还有青岛的采购商要求南方茶商特意加工出这种口味来,再运到青岛销售。这种茶在南方不值钱,每斤的收购价格也就二三十元,但运到青岛包装成崂山茶再往外卖的话,一斤的价格能达到七八十元。

  低于50元肯定是劣质茶

  在茶叶的生产和流通过程中,一亩茶一季能出3000斤茶青,6斤半茶青加工1斤茶,通过计算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便只能算中低档茶的暑茶也要卖到每斤50元左右,而在商场里的价格要更高一些,如果低于这个价格,肯定是劣质茶。

  “现在肥料的价格摆在那里,一袋子茶叶专用肥要400多元,一亩茶园要用接近两袋。一亩茶能加工500斤茶叶,加上人工费、包装费、物流费、电费、水费等等,一斤毛茶的生产成本就接近40元,到了批发商手里,经过精拣加工,批发价在50-60元左右,进入一些大型的卖场零售价在90元到100元左右很正常。”简顺彪告诉记者,如果低于这个价格,可以说是不正常。

  劣质茶的加工采用的并不是传统工艺,而是使用机器流水线加工。简顺彪告诉记者,这种流水线会让茶叶受损,同时茶叶的口感也不如手工制作的茶叶。其实这种机器制作的茶叶非常容易区分,如果茶叶冲泡后,叶片柔软卷曲,这是人工制茶;如果茶叶青味大一冲就开,这是机器制茶。同一种茶叶,如果是机器制茶至少比手工和半手工制茶节省一半成本。

  茶饮料的原料仅8元1斤

  我们平常喝到的绿茶、乌龙茶饮料其实原材料都来自南方茶,但用的原材料大多是茶叶末子,由收购商从茶产地收购到广州芃村,再由广州批发给各茶饮料生产商。

  广州芃村是全国最大的茶叶批发市场,茶饮料用的原料每斤的批发价只有8元钱。“生产茶饮料的企业一瓶茶饮料才卖3元钱,他不可能舍得用好茶,能用8元钱1斤的茶叶末子就算不错了。”简顺彪告诉记者,茶饮料在当地根本就销不动,这与他们都是茶农有很大关系。

  真正金骏眉真货并不多

  对于从去年开始在岛城流行起来的金骏眉,其实真货并不多。青岛唯一的代理商香德久茶业的张建荣告诉记者,金骏眉是由武夷山自然保护区内的正山茶业承制的,每年的产量只有几千斤。他是青岛唯一的代理商,每年得到的金骏眉数量仅有20斤。“其实在武夷山自然保护区内有四五百家茶厂,茶厂也都产金骏眉,用的也都是同样的原料,只是各家的制作工艺不一样,所以茶的口味也不一样。”张建荣告诉记者,除了武夷山自然保护区的茶厂生产金骏眉,周边省份也早就开始按照金骏眉的加工工艺生产金骏眉,价格也都五花八门,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同,这都不是正宗的金骏眉。但你只能说它们是仿品,不能说它们不是好茶,因为它们用的原料也是上品。

  三分之一茶农在山东有生意

  “村里有600户人家,有300户有茶厂,为什么有的人茶叶生意好,有的人茶叶生意做不下去?做茶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还是做人。你不要把自己当聪明人,把别人当傻子,你骗人一次,人家永远不买你的茶,你跟谁做生意去啊?”简顺彪说,村里现在有2000亩的茶园,全村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山东做生意,有几十户人家在青岛卖茶,可做得好的并不多,很多人做几年就回来了。

  追溯起坎下村人卖茶的历史,简顺彪说并不长,村里的茶农大都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种茶卖茶的,通过一代代人走出去,逐渐把生意做到了天南海北,而保守的茶农只能等待茶商每年到田间地头去收茶。

  低于百元肯定不是好的春茶

  “这次做的是暑茶,暑茶在茶叶里只能算中档茶,最好的是春茶和秋茶,春茶清香、秋茶口味醇厚,这两种茶叶最受欢迎,不但卖得好,而且价格也高。”简顺彪告诉记者,好的春茶采摘时,是不能用机器的,完全是靠人手工剪,采的是3片叶。3片叶指的是茶树刚刚发出3片新叶来,长大后只要这3片叶,用剪子剪掉3片叶下面的茶枝。采1斤的3片叶仅人工费就要10元,跟机器采茶每斤1毛钱根本没法比。而且做1斤春茶需要7斤的3片叶,1斤做好的春茶售价都会超过百元,低于百元肯定不是好的春茶。

  福建茶占据了岛城半壁江山

  回到青岛,记者了解到更多的关于福建茶的信息。“茶叶主要消费的是绿茶、红茶、乌龙茶,其中绿茶主要来自浙江和安徽,而红茶和乌龙茶主要来自福建,而乌龙茶又以铁观音为主。在李沧区从事茶叶经营的个体、私营商家有1100多户,其中九成是来自福建、安徽、浙江等地的南方茶商,主要集中在沧口茶叶市场、东李茶叶市场、利客来茶叶市场,仅这3家市场每年的茶叶销售额就近10亿元,年销售量6000多吨。”青岛茶叶市场的总经理翁兴登告诉记者,来自这3个省份的茶叶占据了青岛茶叶销售的七成以上,而福建茶要占到岛城茶叶销售的四成以上,可以说福建茶占据了岛城的半壁江山。

  本版撰稿摄影 记者 原野

  作者:原野